购物车 | 我的订单 | 会员中心 | 帮助中心 | 留言咨询 | 收藏本站
您可以使用空格分隔多个关键词,例如“古文观止鉴赏 下卷”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图书分类 全部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文化教育
音乐图书

淮北往事

  • 作  者: 陈大斌
  • 编  辑: 宋潇婧、周丽
  • 丛 书 名:
  • 出 版 社: 安徽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39651095
  • 出版时间: 2015年11月15日
  • 版  次: 1
  • 装  帧: 精装
  • 开  本: 16
  • 所属分类: 图书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 印刷时间:
    自 编 码:
    印  次:1
  • 定  价:¥68
  • 会 员 价:¥54.4(80折)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本回忆性的散文集。分为两辑:第一辑故乡风物,主要回忆了故乡的各种风物,用朴素平实的语言真实地状物叙事,也就是敞开自己的心扉,真诚地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悟。第二辑乡里故人,主要叙述了故乡的父老乡亲,表达了对亲人的深深的怀恋之情。
【编辑推荐】
回忆性散文是作家的亲身经历在思想中的沉积和提炼的结果。回顾既往是人生不可少的课题,如果再向前走一步,将自己的经历及感悟形诸文字,写成一篇篇文章,可以供自己玩味,也可以拿出去与朋友们交流、分享。文章水平高低不必在意,重要的是要言之有物,情真意切。思恋家乡,怀念亲人是人之常情,本来不应当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可有时却会让人感到分外沉重。老来还乡本为消解思乡之苦,却有时会引发更深的感伤。本书情感真挚,处处饱含着对家乡、对亲人的怀恋之情。
【作者简介】
陈大斌,回族,出生于安徽省原宿县(现属固镇县)农村,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新华社高级记者,《瞭望》新闻周刊原总编辑,曾任全国青联常委、中国记协理事。 作者长期在新华社从事农村新闻报道,较长时间在农村“蹲点”调研。粉碎“四人帮”后主持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新华社农村改革报道的组织工作,参与了农村改革全过程的报道,其有影响力的新闻通讯评述有《中国农业的崛起》《黄土地的青春》等多部。另外还有评述当代农村体制变革历史经验的著作《中国农村改革纪实》《重建合作》等以及研究“台州民营经济发展模式”的专著《推动力》。人物传记《师者穆青》《一生优乐系太行》等。文学类著作有《奔腾的河流》《春雪》《高山草原行》等等。
【章节目录】
自序001 第一辑故乡风物 庄稼花003 石拱桥与尼姑塔009 活水汪死水汪015 登高021 逮鱼028 春荒036 匪祸042 呼唤050 麦收054 “熬伏”060 暴雨066 金秋072 瑞雪078 严寒084 求学琐记090 母校•师长097 乡村茶馆102 年集109 花子115 “大戏”123 拉魂腔129 剃头137 家乡集市的兴衰144 乡村交响曲153 第二辑乡里故人 诀别161 孤独169 坚守178 夭亡185 奶奶193 善人叔202 “缘”与“命”208 姥姥213 五舅与“小姨”220 四舅和四舅妈225 三舅的悲惨人生231 二舅妈的哭声238 牟家夫妻242 洪家母子248 两位私塾先生253 惯性人生259 乡村良医265 草莽郎中271 游子还乡277 疯魔283 “胡二抠子”290 “瓜王”传奇296 窦家奶奶305 附录 百花版《庄稼花》序舒芜317 写给故乡,写给父老乡亲——百花版《庄稼花》后记320 后记323
【试读插图】

庄稼花

人的思乡情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日益深重。说来也怪,有一些在二三十岁时都已淡忘了的儿时琐事,故乡的一草一木,在渐入老境之后,却会因某种因素的诱发,而重新清晰地回到记忆之中。

今年(1989年——作者注)春天,我有幸参加两次花的盛会,先是安徽砀山的梨花节,接着是洛阳的牡丹花会。看着满地云霞的砀山梨花和被尊为“国色天香”的洛阳牡丹,我的心上却兀地浮现出童年时代的家乡原野上,那草丛中的野花和繁盛的庄稼花……

养育了我的故乡土地是一块绿茵茵的大平原。农家儿女干活早,从能背动草筐挥动镰刀时就跟着父兄下地了,早早地和原野上的沟河花草结下了情谊。把光光的身子沐进清澈的小河流水里,躺在耙碎了的土垄上或杂着野花的草丛里,晒着暖烘烘的太阳,闻着土壤、野花、青草和庄稼的清香,望长天上流云东西,身肢舒展,像是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心上没有一点人世间的忧愁……

滚热的乡情溢满心头,童年时关于故乡原野上花草的种种记忆倏忽间都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我生长在淮北平原上的一个贫寒农家,整个童年是在贫苦的乡野间度过的,很少见过什么名花异卉。只听说邻村一个大户人家的宅院里,有一个植有多种花木的园圃,从春到秋都有五彩缤纷的花儿开着。我也曾想进那花园里去饱饱眼福,可恨那威严的门楼、高高的院墙,严严实实地挡住了我们。

大约在我八岁那年的春天,不知是读了一篇什么样的文章,使得我们几个小伙伴忽然间雅兴大发,要赏赏那高门大院里的花儿。从大门进去嘛,不要说主人肯不肯放我们进去,只那条龇着尖牙的看家恶狗便吓得我们不敢上前。我们自有我们的办法,这便是绕到大院的侧面,爬上院墙,从高处看。可那墙实在太高,我们便拿出登高的绝招:叠罗汉。大家先后有序,只要有人在底下当“踏石”,都能有机会站在小伙伴的肩头看上几眼。我个儿大,头一个当“踏石”,先蹲在墙角,另一位踩上我的肩头,我扶着墙憋足一口气,挺着劲顶着我的小伙伴站起来。可我刚刚站直身子,只听他在上头哇的一声尖叫从我肩头栽了下来。原来那高墙顶上还插着密匝匝的一丛丛葛针棵子,他的手被葛针刺扎出了血。他趴在地上抱着摔疼了的屁股,哟哟地呻吟着,皱着眉、咧着嘴,那样子十分狼狈、好笑。可还没容我笑出来,只听汪汪一阵狗叫,嗖的一声,那条看门恶狗已沿着院墙蹿了上来,对准我那小伙伴撅着的屁股便下了家伙。是我们爬墙跌落的动静引来了那条恶狗……

我们一口气跑出半里地,才逃脱那恶狗的追赶。喘息稍定时,只见我的小伙伴手掌上满是血迹,裤子也被狗扯破了,屁股蛋子露了出来。我们自知闯了祸,躲进刚出了穗的麦棵里,直到天黑才敢回家。我的小伙伴赤裸的屁股自然少不了挨他爹的鞋底,我虽未遭责打,却受到叫人难堪的奚落:哥哥姐姐说,看你们多有能耐,为看花叫狗咬了腚……只有我爹可怜我,说,要看花,何必非去爬墙?野地里不有的是?不用说果木花,野棵子花,就是庄稼花也挺耐看哩!

从那场可悲的事变之后,我对花的认识与感情似乎有了不小的变化,或者可以说是哲学家们常说的一次飞跃。我的目光开始转向田野,发现庄稼人有自己一个浩大的花世界。春风吹暖家乡的大平原之后,脚下的土地就是一个无边的大花园。那绿草丛中报不清名目的五彩缤纷的野花儿,虽然花朵小,可无边无际的繁多,似乎是永远开不败的,各种庄稼、瓜果,无一例外,都要开花。没有春花,哪来秋实?桃花艳红,梨花雪白,一开起来,满树满园,像落下一地彩色的云霞!可惜当时我们村上果树少,这景象只有邻村才有,但田地里的庄稼花儿却是到处都有,而又十分壮观。一块庄稼地便是一片大花圃,从春到秋,花开不断。春天里,那大片大片的油菜花一开,把无边的大地染成一片金黄,遍地金光闪耀,照得人连眼都睁不开!真是绚丽、光耀极了!每到这个季节,我们家乡的大平原上,空气里都充满了那甜丝丝的香气。夏天里,绿满田野,花也繁多,芝麻花雪白,豆花紫红,南瓜花金黄。秋天里百花开始凋零,花圃里只有菊花傲霜怒放,可庄稼地上也还有一片云锦,那是荞麦花。它一开花,一地银白,像是遍地瑞雪……

         
办公室:(0551)63533801  发行科:(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