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 我的订单 | 会员中心 | 帮助中心 | 留言咨询 | 收藏本站
您可以使用空格分隔多个关键词,例如“古文观止鉴赏 下卷”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图书分类 全部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文化教育
音乐图书

蓝风信子的春天

  • 作  者: 纳兰泽芸
  • 编  辑: 李芳
  • 丛 书 名:
  • 出 版 社: 安徽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39657721
  • 出版时间: 2016年8月15日
  • 版  次: 1
  • 装  帧: 半精装
  • 开  本: 32
  • 所属分类: 图书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 印刷时间:
    自 编 码:
    印  次:1
  • 定  价:¥28
  • 会 员 价:¥22.4(80折)

【内容简介】
《蓝风信子的春天》是一部温情、暖心的小说集。书中收录了《蓝风信子的春天》《永远在你的前边》《亲爱的蚜虫,你快快长大》《我来过,我很美》等23篇小说。书中的人物有到中年才得一女,对女儿百般疼爱却害怕女儿长大远离自己,但后来被未来女婿感动并最终释然的父亲;有耄耋之年,身体每况愈下,却因为爱着对方,彼此互相鼓励、互相照顾,甚至面临危险牺牲自我的老夫妻;有因为爱情受挫,先是颓废不堪,后又因为爱情勇敢担当的凤凰男;有面对贫穷、疾病却不失一颗爱美、坚强、勇敢之心的花季少女……小说里的人物形象立体而细致,对话精准而有力,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坚强、乐观、亲切、仁爱、教人向善向上的精神。
【编辑推荐】
中国演讲艺术界泰斗李燕杰,主持人、作家、性格色彩创始人乐嘉,超级演说家、“旗袍先生”崔万志,学者、作家、影视出品人葛红兵,翻译家、博导朱振武,编剧、小说家海飞倾情推荐。
【作者简介】
"纳兰泽芸,籍贯安徽池州,现居上海。机关单位工作人员,业余坚持写作、演讲。 《读者》《青年文摘》《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演讲协会常务理事。作品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在海内外各媒体发表作品近三百万字,是全国中高考热点作家。出版《心有千瓣莲》《笔下美丽,旖旎而来》《爱在纸上,静水流深》《悬挂在墙上的骆驼刺》《在命运转角处幸福》等多部著作。 纳兰泽芸童年因病导致严重口吃病,经过顽强自我训练(如在上海地铁连续演讲20天)成为一位登上清华、北大、上海交大、复旦以及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中国梦环球行演说)等国内外高校发表演讲的演讲者,是《演讲与口才》杂志特聘“全国巡回演讲团成员”,师从中国演讲艺术界泰斗李燕杰教授。 "
【章节目录】
目录 蓝风信子的春天 / 001 永远在你的前边 / 035 陪 / 045 测谎 / 079 冰封西瓜 / 092 痛苦的项链 / 099 温暖的铁窗 / 107 吹过七号监室的晓风 / 125 嫁个“次优男” / 138 亲爱的蚜虫你快长出翅膀 / 143 你站在我的身后 / 181 你是房子我是车,缠缠绵绵到天涯 / 194 坚守之恸 / 208 两张生死状 / 220 忍住眼泪 / 230 朱砂痣 / 249 来得及拥抱 / 255 我来过,我很美 / 265 心疼 / 278 疾吹岁月风,转蓬手足情 / 286 爱的线头,不要拉 / 295 我爱你,TMD“口香糖” / 302 一瓢饮 / 311
【试读插图】
这老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老唐估摸着自己的老伴儿对那个准女婿的感觉还不错。因为每次说到准女婿的时候,老伴儿都护着短儿。
  晚上睡觉时老两口唠嗑,又唠到准女婿身上,老唐不由自主地叹息了一声。
  老伴儿就拿白眼翻他,我说你个老东西怎么回事,啊?咱女婿立锋也还不算差吧,在银行里工作,爹娘老子也还都是小知识分子,立锋自己长得也高高大大、白白净净。
  谁天天在银行柜台里待着,一年四季一点日色儿不见,都会白白净净!老唐一听老伴说准女婿白白净净就来气。又不是女孩子家要一白遮三丑,一个大男人整那么白净干啥?男人就要有一点阳刚之气,否则走路都扭三扭,就娘娘腔了!
  你这死老头子就是怪,咱果儿前面谈的那个男朋友小钟,壮壮黑黑的,你又嫌人家像个黑傻子李逵似的。成天横挑鼻子竖挑眼,就不知道要挑啥样儿的女婿你才满意!
  老唐鼻子里哼了一声,不理老伴儿了。
  他心里又长长叹了口气,唉,一不留神,果儿啥时候就成了二十五岁的大姑娘了呢?果儿的婚期就定在明年十一,还有不到两年时间了,果儿真的就要搬出这个家了。
  老唐的心就像被谁抓捏着搁醋里浸了一把,从心里到鼻头都酸溜溜的。
  他掉过身子,背对着老伴儿,闭上眼睛。
  老伴儿一会儿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老唐喜欢他的宝贝女儿唐田果儿那是出了名的。
  那种喜欢甚至不能叫喜欢,叫宠爱。不,“宠爱”这个词都不够。对,该叫宠溺。只有“宠溺”这个词才能稍微准确一点描述他对女儿的那种爱。
  是的,宠溺——他的爱无边无际地漫溺过女儿的世界。
  老唐似乎与一般男人不一样,一般男人可能喜欢儿子比较多一些。但老唐自打得知妻子怀孕开始,他就巴巴地望着是个乖巧聪明、漂亮活泼的小女儿。
  这可能跟他自己的家庭有关系,老唐父亲有五个兄弟,没有姐妹,到了老唐这一辈,老唐排行第二,也是三个兄弟。老唐的三个兄弟,大哥生了儿子,弟弟也生了儿子,那时城市里计划生育严格,都是独生子女。
  弟弟读的是中专,比老唐早毕业早工作,自然也就早恋爱早结婚了。老唐大学毕业出来又读了个研究生,这研究来研究去把自己研究成了个大龄剩男。
  三十一岁的时候,老唐好不容易把婚给结了。可是结婚都三四年了,妻子的肚子还是平得像个秋月下的平湖,连个泡儿都不冒一个。夫妻两人想孩子想得眼里直冒火,妻子把家里床头床尾、墙上门后到处都贴了胖娃娃年画。老唐越看那些画越觉得堵心,可是妻子愿意,就随她去吧,好歹也是她一个念想。
  老唐经常上班去走在小区里,看到人家粉嫩的小闺女在跌跌撞撞,馋得他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夫妻俩都去医院查过,邪门儿了,都没事,可就是怀不上。老唐每每夜里在妻子身上“辛勤耕耘”之后,翻身下来时就心里直叹息,都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怎么我耕耘了四年多了还颗粒无收啊?
  这望不到希望的耕耘让老唐有段时间对夫妻那点儿事心灰意冷,洗澡上床后就装睡,还打呼噜。可是妻子不干,抱他搂他亲他,可他还是提不起劲儿。妻子就说,又不是我想,是医生嘱咐的,再说你不做这事儿,就是观音菩萨抱着孩子也送不到你手里啊。老唐想想也是,遂重整旗鼓。
  老唐有时候苦恼得慌,便跟单位的老同事老丘说这事。老丘比老唐长了近十岁,但他们却是几乎无话不谈的忘年交。
老丘说,老唐啊别着急忙慌,你这种子和墒情都好得很,没有理由不发芽!这愣不发芽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孩子和你们缘分没到,缘分到了就有了,别着急,放宽心,孩子会来的。
  闻听此言,老唐信心倍增。
  果然,老唐耕耘到第六个年头时,许是感动了观音还是别的,反正他的缘分来了——妻子怀孕了!
  夫妻俩乐得发狂自是不提。老唐立马让妻子向单位请长假回家养胎,接下来猜肚子里宝宝的性别便成了两口子最乐此不疲的事。妻子说等了六年才怀上,管他是男是女,都是宝贝疙瘩心尖肉肉。
  妻子还说,不管是男是女,名字都叫“唐田果儿”!唐是你的姓,田是我的姓,孩子是两个人共同劳动的成果,不该由男方独占胜利果实,中国这规矩得改改。果儿,就是果实嘛,唐田果儿,糖甜果儿,多好,一辈子甜得像糖像果一样。
  老唐没有异议,觉得这名字男女还都挺适合。最关键的是,这名字更适合女孩儿,不是吗?老唐心里美着呢。
  老唐还是心心念念偏向着想生一个女儿,他实在是太想要一个女儿了,唐家几代全是光头愣小子,也该有一个可爱伶俐的小闺女了。到时候家庭聚会的时候,在一大群光头里,就他家这只小蝴蝶满场飞,多长脸儿!老唐一想到这,心里就美得不行。
  那时候没有人敢做B超鉴定胎儿性别,这就让果儿妈在怀果儿的十个月里,充满了神秘与期待。
  那个神圣的时刻在老唐巴巴地盼了十个月后,终于来到了。
  小家伙还算没怎么折腾她妈,她妈肚子疼了半天后,就顺利地落了地。
  医生托着一个肉乎乎还在手舞足蹈的小东西送给产房门口的老唐看,并对他说,恭喜,是个小公主,七斤二两。
  老唐从医生手中接过小肉团抱了一下,就被医生抱走了。那小肉团在他怀里的几秒钟时间里,老唐有一种恍恍惚惚的不真实感,同时又有一种巨大的幸福感冲得他有点晕头涨脑。
  老唐的单位还挺有人情味儿,知道他是“老来得女”,格外开恩,给老唐放了一个月的“产假”。
  这一个月每天每夜,老唐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妻子奶水不够吃,老唐就买来奶粉和奶瓶,可是小家伙已经习惯了妈妈柔软的奶头,一碰到硬硬的橡胶奶头,说什么也不肯喝,用小舌头把橡胶奶头一个劲儿地往外顶。老唐又咬咬牙去买了一种据说感觉与母亲的奶头一样的仿真奶头,很贵,但这时候再贵也得买。
  仿真奶头买回来,老唐用开水煮过消毒,然后满心欢喜地希望女儿乖乖接受这个奶头,然后喝个肚儿溜圆,不吵不闹睡一大觉。可是,他又一次失望了,女儿还是不吃,用粉红色的小舌头往外顶。
  小家伙没吃饱就闹夜闹得厉害,老唐为了让妻子能睡个安稳觉,就把女儿抱到小卧室里。女儿还是哭闹个不停,老唐没办法,就端个小板凳靠在墙壁边,把女儿抱在怀里拍着哄着。
  本来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挺受用这一套,不哭不闹了,在老唐的怀里睡着了。老唐大喜过望,可是这样坐着抱着女儿,一小时两小时还能勉强扛着,整夜整夜地坐着抱着,佝着背,弓着腰,这腰和背是真的吃不消。
  有时候,吃不消的老唐将熟睡的女儿轻轻放在床上,希望骗过小家伙能在床上睡一觉。可刚放到床上,小家伙就惊醒了,脚蹬手摇,哭声震天。老唐忙不迭又把她搂在怀里,坐到小凳上去。
  一个月子下来,老唐华丽丽地掉了六斤肉。以前肉肉的腮帮子明显地陷下去了。
  上班了,同事大姐看到老唐的模样,惊问怎么回事。待知道事情原委,同事大姐说,你这也太宠女儿啦,放在床上哭就让她哭呗,哭累了,哭困了,自然就睡了。
  老唐一听,手摆得跟拨浪鼓似的,那怎么行?女儿哭成那样都不管,那更要了我的命。抱就抱吧,身体累点,女儿睡得舒坦就行了。
  同事大姐听得直摇头,果儿这辈子做你的女儿,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啊!
  女儿唐田果儿还是个一岁不到的小婴儿时,有一天老唐偶然看到一首诗,是一个名叫纳什的美国诗人写的。
  纳什在有了小闺女吉儿之后,爱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生怕有谁会在某一天从他怀里抢走吉儿。
  他惴惴不安地感到,不知什么地方有一个小男婴也正在慢慢长大,现在虽然还只是一个浑浑噩噩、口水滴答的小男婴,但某一天就会从他手里抢走他的宝贝吉儿。
  所以这位父亲就“陡生杀机”——我要解开他尿布的别针,在爽身粉里撒胡椒,把盐兑进他的奶粉,还要给他读亚里士多德,把他彻底搞昏,在他的菠菜里拌进沙子,再给他的咬牙棒上抹点辣子,他或许就会在水深火热里挣扎不已,只好去娶别人家的闺女……
  老唐读罢这首诗,把自己大腿拍得生疼,立刻就引这位素不相识的美国爸爸纳什为知己了,恨不能纳什就在自己面前,上去握住他的手摇上三下。
  老唐常常凝视着小童车里的女儿,粉嫩的小脸蛋,像自己一样微卷的短头发,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就感动得鼻子发酸。他不敢想象有一天女儿会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从自己身边莫名其妙地带走,然后就成了那个臭小子的人。他不敢往下想。
  这样的感觉他不敢对妻子讲,他怕妻子笑骂他。
  老唐有多爱女儿,例子太多太多啦。老唐在外面是个直肠子,且书生气浓,趋炎附势的事儿不干,瞧人眼色的事儿也不干,是个“你再牛我也不稀罕鸟你”的主儿。
  老丘就曾说他,人家说爱读汪曾祺的书,说长官不待见我之时,读两页汪曾祺,便感到待见不待见有屁用!辣妻欺我之时,读两页汪曾祺,便我心释然,任性由她。老唐你呢,是长官不待见之时,抱两下唐田果儿,便感觉长官算个鸟,不对,连鸟儿都不算……
  转眼唐田果儿十岁了。有一个冬天的周末,老唐带着唐田果儿去看电影。看电影时果儿吃着爆米花,影院里热空调又开得足,果儿感到口干舌燥,老唐就打开矿泉水给果儿喝。可是果儿说水不行,压不下那燥渴,好想吃冰淇淋,那冰冰凉凉甜甜的,唉,可现在大冬天没有冰淇淋卖,要是夏天就好了……
  此时电影还没演到一半,看着果儿眼中那渴望的光,老唐对果儿说,乖果儿看电影别乱跑,爸爸出去给你买冰淇淋去。
  果儿说,现在买不到的,爸爸。
  老唐说,不相信爸爸是不是?爸爸是孙悟空,会七十二变。
  果儿想想也是,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爸爸几乎没有落过空的。看着爸爸的身影消失在影院门口,她就在冰淇淋的期待中继续看电影了。
  电影快结束时,爸爸还没回来,唐田果儿有些着急了。过了一会儿,电影完全结束,灯光亮起,唐田果儿只得与其他观众一起往门口走去。走出影院大门,才发现外面好冷啊,风呼呼地刮得脸疼。
  她正无所适从时,一辆出租车嘎地停在身边,从出租车里出来一人,正是双手各举一杯冰淇淋的老唐。
  一见果儿,他自责地说,宝贝冻坏了吧,爸爸不好,跑慢了,跑了好几个地方都没的卖,终于找到一家。呶,冰淇淋,走,到出租车里面吃,外面冷。
    2
  前年春节时参加同事老丘女儿的婚礼后,老唐心里那个莫名的隐忧更放大了。
  婚礼那天晚上,在《婚礼进行曲》中,老丘挽着身披婚纱的女儿缓缓走到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伙子面前,将女儿的手郑重地交给小伙子。
  那一刻,老丘的脸上是微笑着的。
  可是婚礼散席之后,老丘悄悄对老唐说,陪我到外面走走吧。
  在一个小酒馆里,他们挑了一个角落坐下来。
  老丘一杯接一杯地喝酒,喝得脸红脖子粗,然后就呜呜地哭。他哭得像个孩子似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他说,老唐,我心里难受,你能理解吗?
  我能理解。老唐说。
  不,你不能理解。老丘说。
  我的宝贝女儿榕榕自娘胎落地起,我就呵着护着捧着,掌心明珠似的,真的是摸重一下都不舍得。二十五年了,我们父女天天在一起,基本没有一天分离过。榕榕考上了大学,我为了能天天看到女儿,特意把老房子卖了,在她大学附近买了房子。
  二十五年天天在一起,突然她就这么离开我了,我这心里就像被掏走了一块一样。
  榕榕不是还在一个城市吗?你可以常常去看女儿的。老唐劝慰老丘。
  那不一样了,老唐。就在上礼拜,我那毛脚女婿到我家里吃饭。饭桌上我想喝点啤酒,就顺手也给他倒了半杯,叫他陪我喝一点。哪知榕榕立刻把杯子拿走,并且责怪我说,爸爸,东东不喝酒的,你要喝就自己喝嘛,非要东东陪着干吗呀?他不擅长这个。
  瞧瞧,榕榕长这么大,还没有用这种责备的语气跟我说过话,而且还一口一个东东东东的,还西西西西呢。我当时就有点气不顺,还没结婚呢,这心就不在我这当爸的这里了。
00  我戗着她说,他不擅长这个擅长什么呀?榕榕也不示弱,说话也有火药味了,说,他擅长什么?他擅长他擅长的东西呀!
  榕榕妈见气氛不对,立刻过来打圆场。不喝就不喝呗,瞧你父女俩还戗上了,来来来,吃菜吃菜。
  我的心里有点悲,还有点凉,这捧在手里含在口里二十五年的女儿,还没嫁给面前这个男人呢,就与他一个鼻孔出气了。
  刚才婚礼上,我的心情说实话是难过的,可是看女儿那样兴高采烈的,仿佛迫不及待要离开我这个爸爸扑进另一个男人的怀抱,我这个当爸的,从此……唉。
  看到老丘那脸上汪了半碗醋的样子,老唐想笑,却不知怎的没笑出来。
  老丘落寞地又喝了一口酒。老唐说,老丘啊,这事就是你的不对了,这老话说得好,男大得当婚,女大要当嫁。还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反成仇。现在你这吃的是哪门子醋?我觉得你应该高兴才对,只要女儿觉得女婿好,他们在一起恩恩爱爱,就比什么都好。要我说啊,这事儿,上有月老的婚姻谱,下有两个人的一条心。说到底,你不能陪着榕榕一辈子,真正陪着她的就是你女婿,如果榕榕真的找对了一个一辈子对她好的男人,那是她的福气。你就装作慷慨一点,轻松一点,高高兴兴做你的泰山大人不就成了?
  老唐知道劝人容易劝己难。但不这样劝,又能怎样呢?
  老丘说,我也明白是这么个理儿,可是,我就是难过这一关。以前听人说,人生两大落寞事,一是退休,二是最小的孩子也终于结婚。我现在是明白了,像我们这样只有一个孩子的,唯一的孩子结了婚,就更是落寞的开始。
  从老丘女儿的婚礼上回家之后,果儿已经睡熟了。老唐走到女儿的床边,看她甜梦中微微颤动的长睫毛,额头上还有鬈鬈的一绺软发。
  大卧室里,妻子已经睡熟。老唐拿了个小板凳,坐在女儿的床边,就那样痴痴地望着女儿。
  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她在一家网络公司工作,负责该公司的一份网络杂志的编辑。女儿在公司穿着办公室套装,做事稳重而干练,深得公司领导器重。
  即便如此,在老唐的眼里,女儿还是小时候那个常常嘟着小粉红嘴唇在爸爸脸上亲一口,然后撒着小娇要这要那的小黏包。
  他想起有人说,对于父亲来说,女儿最可爱的时候是在十岁之前,因为那时的女儿完完全全属于父亲。而对于男友来说,最可爱的是她十七岁之后。
  父亲与男友或者女婿,是一对先天的矛盾体。
  对于父亲来说,世上没有比童稚的女儿更美好的了,唯一的遗憾是她会一天天长大,父亲恨不得用时间急冻术把可爱的小女儿永远停留在童稚时光,可是想必那是违法的,而且迟早她的“白马王子”会来把她吻醒。
  他很能理解老丘的心情。他们当父亲的,就像一棵只结了一个果子的果树,努力从地底汲取营养供给这个唯一的果子,为这个唯一的果子遮风挡雨、阻雪拦霜,让果子长得明艳而动人。
  忽然某一天,这个倾注了他无限心血的果子就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一把摘走了。他越着急,他越追,却发现怎么也追不回了,甚至那人还颇有几分得意地说,是你的果子自动掉落下来,落我怀里了。
那天老唐看电视,偶尔看到一段有关荧幕硬汉史泰龙的内容,他觉得史泰龙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史泰龙这个在屏幕上打打杀杀,令人望而生畏的硬汉,在现实生活中,面对三个女儿时,却是那样柔情似水。
  在孩子们还只有十岁左右时,他就说过,我太宝贝她们了,内心里面不想孩子长大,一想到她们长大要出去与臭小子约会我就觉得是一种“折磨”。他还半开玩笑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威胁”说,我想告诉小伙子们,找好你们的装尸袋!
  老唐从前并不十分喜欢史泰龙,觉得他的相貌很凶,左眼睑和左嘴唇都下垂着,眼窝也深陷着,嘴还有点歪,牙齿也不整齐。而自从看到史泰龙对三个女儿的绕指柔情之后,老唐对他就另眼相看了。
  沈立锋与唐田果儿是在果儿的同事沈琳的介绍下认识的。
  沈琳三十多岁,已经结婚生子,有一个七岁的儿子,她在网络公司里做人事工作,交往圈子自然比唐田果儿大得多。其实当时唐田果儿也刚刚才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不久,她并不是特别着急谈朋友。
  可沈琳说,傻大妞,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这女孩子谈恋爱也要趁早,结婚也要趁早。你看现在这剩女大把抓,为什么?都是因为太乖太傻。
  上中学时,爸妈和老师一棍子打死“不许早恋”,上大学时,被父母说“大学别谈恋爱,好好读书,否则成绩不好出来找不到好工作”。都上大学了,还是乖得可怜地不敢拿正眼瞟男孩子。然后读研、读博或者忙于工作,转眼就三十好几了,真的开始着急了,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谈恋爱这事儿上简直是个弱智,甚至智商是零。
  恋爱情商是零的女人,哪儿哪儿都像个木头一样,怎么能擦出爱的火花呢?真正的好男人又怎么会瞧得上你啊?好容易相个亲,是越相越觉得这世上好男人都死光了。临了,还被爸妈数落,你怎么就这么笨,连个恋爱都谈不来?你看连某某某都嫁出去了,还嫁得好得很,我就不相信,你连她都不如!
  唐田果儿拿眼瞟了瞟沈淋,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她努力在记忆里掏挖,终于掏出来了,那是唐田果儿她大姨数落英表姐的话。
  英表姐是大姨的女儿,读书时成绩一直拔尖儿,要说英表姐顶聪明也不见得,用大姨的话就是“乖、听话”,放学一回家,悄没声息地钻进房间写作业,从小到大英表姐读书大姨几乎没操过心。初中、高中时,班里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蠢蠢欲动,不敢明目张胆,就搞地下活动。常常下晚自习后,老师要拿上手电筒去学校后面的小树林搞“突然袭击”。 上大学时,恋爱基本就明目张胆了,更有人公开在校外租房同居,英表姐对此嗤之以鼻,觉得这些人都是思想堕落、不务正业之徒。也有人想追求英表姐,但都被她一脸的圣女表情给弄得还没进攻就灰溜溜鸣金收了兵。
  毕业了,那些曾经“思想腐化”的女同学一个个都有了好归宿,家庭、孩子、事业三丰收,而英表姐却愣是被剩下了。后来相了十几回亲,可把她的心都给相死了,奇怪自己遇到的怎么都是他妈的渣男。
  有次英表姐遇到一个极品渣男,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西餐馆,两个人吃了二百来块钱。本来英表姐是想要付钱的,无奈服务生直接把账单递给了男士。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也就没有去争。
  她对那男的一丝一毫感觉都没有,当然不可能谈上再继续交往,她便发了条短信给那个男的说他们不太适合之类的话。那男的没回短信。
  过了一个多星期,那男的突然来她公司楼下找她。英表姐内心还有点不为人知的雀跃和感动,原来人家对她还是有点留恋的嘛。哪知那渣男对她说既然不能交往,那上次那顿饭应该AA制。她听后心里惊愕得雷声隆隆,她从钱包里抽出两百块钱直接甩在那渣男脸上,说多给你一百,那顿饭我全掏了,奉劝你这号人也再别去相亲祸害女孩子了。
  她在电梯里,泪流了一脸。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她迅速抹了一把脸,微笑着走进公司。
  ……
  沈琳说,她以前陪一个女友听一个婚恋心理讲座,那专家的理论可是让她惊着了。人家说,女孩子们,你们不能太乖、太听话。人常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对于女人也是这样,女人不坏,男人不爱。一个从来不懂得如何去与异性相处、如何取悦异性的女人,异性怎么可能会爱上你呢?
  这里的取悦,世俗里可能就认为是“坏”,其实不是,这是一种在情感上“高情商”的表现。现在常常有一些没谈过恋爱的大龄女觉得,恋爱没意思,结婚也没意思,其实这种没意思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品尝过爱情的甜蜜与美好,她的情感因为从来没有被爱情滋润过,所以萎缩了。说严重点,这已经是一种病态了。
  你们不妨认真地观察一下,那些嫁得如意的,嫁得好的,都是一些“不太老实”的女孩,原因就是她们懂得怎么样去牢牢抓住异性尤其是自己喜欢的异性的心。如果你是男人,你是想成天与一个毫无情趣的木头在一起呢,还是喜欢一个跟你时不时撒撒小娇、使使小坏,把你的生活折腾得痒痒酥酥、情趣盎然的小可爱在一起呢?
  所以,女孩子结婚前,不但要谈恋爱,而且要多谈,实践才能出真知嘛!谈多了就有比较,就有慧眼,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适合你的。现在是和平年代吧,和平年代不用打仗吧,但为什么那么多军队今天演习,明天演习呢?那不是玩儿,那是为实战做铺垫、做准备呢。多谈恋爱就等于多演习,多演习了到实战时才“笃笃定”。
  为了实战“笃笃定”,唐田果儿就决定恋一次爱吧。她想,就算恋爱最后修不成正果,就当是一次“演习”了。
  没想到第一次“演习”之后,唐田果儿在心里就把这次“演习”上升到“实战”了。
  沈立锋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个子高高的,皮肤白白的,鼻梁上架一副眼镜,一副书生相。
  约了几次会之后,唐田果儿就准备把沈立锋带回家见父母。跟沈立锋一说,他有点犯怵。唐田果儿打趣他说,怕什么?我爸妈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丑媳妇总得要见公婆的,何况你这个媳妇还不算丑。
  唐田果儿和沈立锋谈恋爱,并没有告诉父母,她觉得谈恋爱在初阶段的时候,还是不跟父母说好一些。如果交往之后,觉得对方不合适,扭头就走,干干净净。如果觉得合适了,再带给父母看也不迟。
  如果先跟他们说了,他们问东问西。等到觉得对方不合适扭头就走的时候,还有父母的一份担心在那里拖泥带水,不爽气。
  这次她心里是认下沈立锋了,她认为有必要带给父母看看了。
  过几天就是父亲节了。以前每年的父亲节,唐田果儿都会给老唐或多或少买一些小礼物,譬如一把剃须刀啦、一条质量不错的皮带啦、一个喝水的杯子啦,东西虽然小,可是老唐每次接到手都乐得合不拢嘴,宝贝女儿的一份心意嘛,不用,光看就觉着受用得很。
  今年的父亲节,她要给爸爸一个大大的惊喜,送他一个大大的礼物——一个大活人准女婿,算不算顶大的礼物?
  说是喜,其实只能说是唐田果儿的一厢情愿,顶多也只能算是唐田果儿和果儿妈的两厢情愿,没有三厢情愿这回事。
  父亲节那天晚上,唐田果儿推开家门,先送给爸爸一束花,祝亲爱的爸爸父亲节快乐!
  唐田果儿嘴巴像抹了蜜。
  接着唐田果儿又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大礼物送给爸爸。老唐疑惑。唐田果儿狡黠地笑着,从门口一把把沈立锋拉进来,噔噔噔噔,献宝似的把沈立锋往老唐面前一推。
  忽地一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大活人往老唐面前一站,把老唐吓了一大跳。这是……
  报告老唐同志,这是我的男朋友,也就是您未来的女婿,沈立锋先生!
  老唐当下心里叫苦不迭——都怪自己从小太宠这丫头了,把她宠坏了,这么大的事,竟然自作主张瞒得像铁桶似的。与此同时,他的脑子里莫名其妙地轰了一声,心里滚过一缕难以言说的酸涩。这样一来,脸上的表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唐田果儿的妈妈也吃了一大惊,不过她反应得倒挺快,看到人家沈立锋一脸尴尬的样子,赶忙招呼他坐,又赶紧泡茶拿点心地招呼着。
  沈立锋诚惶诚恐地坐下了。老唐一直没怎么作声,也没有拿眼去看他。只有果儿的妈妈在问小沈在哪里工作啊、家住哪里啊、父母多大年纪了啊、干什么的啊诸如此类的问题。沈立锋都毕恭毕敬地一一作答。
  老唐坐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说头有点晕,先休息了,就自己进卧室去了。
  这让唐田果儿非常恼火,碍于沈立锋在场,又不好发作。沈立锋也不是呆瓜,他早就感觉出唐田果儿的爸爸对自己不大友好,又坐了一会儿,就说不打扰伯父伯母休息,要告辞。
  唐田果儿挽着沈立锋的胳膊送他。沈立锋说,果儿,伯父好像很不喜欢我。唐田果儿说,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我爸平时人可好了,我带同事回家,他都热情得很,可能是今天在单位碰到什么不愉快的事了吧,你别往心里去。
  家里,老唐躺在床上,他的头是真的有些晕,心口还觉得堵得慌。果儿妈倒了一杯水给他,没事儿吧?你今天晚上怎么了?
  老唐喝了几口热水,嘴里说着没事,又躺下了。他想,老太婆,你哪知道我的心啊!他想起史泰龙说一想到女儿长大要出去与臭小子约会就觉得是一种“折磨”,虽然他不像史泰龙这个硬汉老爸威胁臭小子找好装尸袋,但这个臭小子冷不防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脏的确有些受不了。
  这个死丫头,要是早早地打个预防针,有个心理准备,兴许还会好一点。现在让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地面对一个将要抢去自己最心爱宝贝的臭小子,怎么能让他好颜好色得起来?
  他觉得自己这种当爸爸的,像发明家对自己的专利,绝不允许别人共享。但专利常常有被偷用的风险,就像女儿长大了要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一样。这个他无力阻止,但最起码别让他看见,看见了难受。
  今天,他把这个难受表现在了脸上,给了第一次上门的沈立锋一个难堪,女儿回来肯定要跟他耍脾气了。
  送走沈立锋,唐田果儿回到家,气呼呼的。果儿妈见女儿这样,赶紧打圆场,果儿别怪你爸,他今天的确有点不舒服,心口胀。
  唐田果儿说,爸爸不是身体不舒服,是看到沈立锋不舒服吧。我就不明白了,第一次见面,就算是我一般的同事、同学,你也不能给人甩冷脸子呀,何况是我男朋友!
  老唐心里说,就是因为是你男朋友,我才心口胀。但他沉默着,没有应女儿。本来是躺着的,现在侧过身,背对着女儿。
  女儿终归还是女儿,还是心疼爸爸的,发了几句牢骚后,放柔了声调,爸爸不要紧吧,心口胀要不要上医院去看看?说着,就坐在床沿上,一下一下抚着爸爸的背。
  宝贝女儿手指的温暖透过衣服钻进老唐的心窝。他的眼窝一阵潮热。
  此后,沈立锋又来过两次。唐田果儿自从恋爱后,人欢乐了不少,常常在家里哼着欢快的小调儿。老唐看着沐浴在爱情之中如此快乐的女儿,就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当父母的,儿女幸福不就是自己的幸福吗?
  想通了这点,沈立锋再来时,老唐的脸色就和悦了不少,也算是默认了这个“毛脚”
         
办公室:(0551)63533801  发行科:(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