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 我的订单 | 会员中心 | 帮助中心 | 留言咨询 | 收藏本站
您可以使用空格分隔多个关键词,例如“古文观止鉴赏 下卷”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图书分类 全部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文化教育
音乐图书

爱君笔底有烟霞

  • 作  者: 纳兰泽芸
  • 编  辑: 李芳
  • 丛 书 名:
  • 出 版 社: 安徽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39657738
  • 出版时间: 2016年8月15日
  • 版  次: 1
  • 装  帧: 半精装
  • 开  本: 32
  • 所属分类: 图书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 印刷时间:
    自 编 码:
    印  次:1
  • 定  价:¥25
  • 会 员 价:¥20(80折)

【内容简介】
《爱君笔底有烟霞》是一部清新、温情的随笔集。分为谈情、说事、话人生、附录四个部分。收录了作者《见面是越来越少的告别》《他们的爱无关风月》《蝉蜕里的爱国心》《人生甜苦相融》《听从内心的呼唤》等34篇随笔。作者温情与理性相融,哲思与绰约并重,用对生活独到细致的洞察力与悲悯情怀,将人到中年容易忽视、淡忘的生命中最应该重视、经营的父母儿女之情、祖孙之情、夫妻之情娓娓道来;提示人们,生活中应该不忘初心,要保持一颗善良、真诚、无邪、进取、宽容、博爱之心,要懂得感恩;鼓励人们,在遇到苦难之时,除了应有的洒脱,还要不忘前进与奋发向上。
【编辑推荐】
中国演讲艺术界泰斗李燕杰,主持人、作家、性格色彩创始人乐嘉,超级演说家、“旗袍先生”崔万志,学者、作家、影视出品人葛红兵,翻译家、博导朱振武,编剧、小说家海飞倾情推荐。
【作者简介】
"纳兰泽芸,籍贯安徽池州,现居上海。机关单位工作人员,业余坚持写作、演讲。 《读者》《青年文摘》《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演讲协会常务理事。作品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在海内外各媒体发表作品近三百万字,是全国中高考热点作家。出版《心有千瓣莲》《笔下美丽,旖旎而来》《爱在纸上,静水流深》《悬挂在墙上的骆驼刺》《在命运转角处幸福》等多部著作。 纳兰泽芸童年因病导致严重口吃病,经过顽强自我训练(如在上海地铁连续演讲20天)成为一位登上清华、北大、上海交大、复旦以及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中国梦环球行演说)等国内外高校发表演讲的演讲者,是《演讲与口才》杂志特聘“全国巡回演讲团成员”,师从中国演讲艺术界泰斗李燕杰教授。 "
【章节目录】
目 录 谈 情 见面,是越来越少的告别 / 003 大哑巴的泪 / 013 生命秋之美 / 018 爱的长线妈妈永远看得见 / 022 不当“一米陌生人”婆媳 / 025 天南地北双飞客 / 031 “二宝”让生活之花更美 / 058 闰年鞋,女儿心 / 066 别忘了回首给妈妈一个微笑 / 069 思念,在夜色周庄里飞升 / 073 因字,惊秋;因情,不惊秋 / 082 在岁月喉咙中喑哑 / 086 他们的爱无关风月 / 089 说 事 怅惘小账簿 / 097 芫荽,芫荽 / 107 真正的放生 / 111 蝉蜕里的爱国心 / 118 一个位子的王道 / 122 如膜妄心应褪净 / 127 今夜归家思千里 / 132 聆听二胡如水的美 / 137 爱君笔底有烟霞 / 142 相错于流年的彼岸花 / 148 留得铅华做羹汤 / 156 话 人 生 螺蛳壳里的人生 / 163 人生,甜苦相融 / 166 人生何时始立秋 / 171 番薯人生 / 174 今夜月无痕 / 177 脐带隐隐,靠近童年 / 179 寥廓夜色,在书香墨韵里游走 / 198 听从内心的呼唤 / 203 为一句话远航 / 230 倒过来眺望十年后的自己 / 237 附 录 我所认识的纳兰泽芸 / 243 从流水声中寻觅春天 / 247 她是一枝亭亭净植的莲 / 254 阅读纳兰泽芸,就是一次精神的“越狱” / 259 她用文字来点燃我们的世界 / 265 亦师·亦亲·亦友 / 268
【试读插图】
许久以来,我以为我的父母之间,没有爱情。
  爸爸是一名本科大学生。在爸爸那个年代,不说大学生,就是高中生也稀罕。
  妈妈一字不识。在妈妈那个年代,孩子多,肚子都填不饱,遑论女孩,就是男孩上学的都寥寥无几。
  然而,他们却令人不可思议地结婚了,并生了三个孩子,从20岁出头一直走到将近花甲之年的今天。这当然不是因为妈妈年轻时美丽无比或温柔至极,让爸爸不顾一切,而是爷爷的右派身份连累了他。因此,对于这桩婚姻,最初爸爸多少感到有点委屈和无奈。
  记忆里,他们经常吵架。妈妈是急性子,田地里农活儿没干完,地里庄稼长势不旺,小猪崽生病不吃食了……妈妈就会愁急得整夜睡不着觉。爸爸是慢性子,老家土话叫“憨性子”,遇事不急不慌,镇定自若,爸爸说这叫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妈妈说这叫老虎撵来了还要看看是公是母。
  我小时候他们几乎一到大年三十就得吵一架,起因其实不值一提。大年三十白天都得贴春联、贴门庆、贴年画,据说贴得越早越能给来年带来好运。急性子的妈妈总嫌慢性子的爸爸贴得太晚,过年事情本来就多,拔起萝卜带起泥,事情套事情,越数落越来气,越来气越数落,结果往往是鞭炮的硝烟味和吵架的火药味当了年夜饭的佐餐。
  爸爸在离家十多里的另一个乡的中学任教,去学校的路都是山路,一到下雨天就泥泞难行,深一脚浅一脚的黄泥巴。爸爸虽然是工作的人,但干起农活儿来也是好把式,犁田打耙,车水侍苗,样样能来。他对工作和学生很负责,又常带毕业班,因此教书、农活儿经常兼顾不了。但犁田打耙这种大农活儿,再能干的女人都做不了,因此到了春耕季节,爸爸常常是天不亮就下田去犁田。
  一次,天不亮,爸爸肩上扛着犁,牵着老水牛就准备下田了,妈妈在后面扛着耙,带着起早做的简单早饭。
  一个田犁好耙好,太阳也升起丈把高了,因为那天要进行毕业班摸底考试,所以爸爸吆喝好老水牛,脚也没洗饭也没吃就带着一脚泥匆匆往学校赶。妈妈追在后面喊:“把早饭吃了再走啊。”“来不及了!”爸爸边跑边答。
  爸爸转了一个山坳就不见影子了,妈妈继续在耙好的田里做些平整工作。看着田埂上爸爸没来得及吃的一搪瓷缸饭菜,想爸爸到了学校就要工作,再说过了食堂的早饭时间,那就要饿一上午啊,可别把身体饿坏了。
  想到这里,妈妈再也无心干活儿,让附近干活儿的乡亲照应一下田里,就揣着搪瓷缸往爸爸的学校赶。
  妈妈年轻时身体非常壮实,再加上性格要强,干活儿吃苦耐劳,人称“铁人”。后来年岁大了,终归岁月不饶人,渐渐也生病了。妈妈做姑娘的时候就有胆道蛔虫这个病,痛起来恨不能钻天入地,但那时医疗条件实在太差,一直治不了。奇怪的是结婚之后许多年没有犯病。后来年纪大了,旧病复发,并且连累到了肝,导致肝脏部分硬化。
  妈妈一直采取保守治疗,想肝那么重要的部位,能不动手术最好不动。2003年妈妈突然病重,老家医院的医生已经束手无策,下了病危通知书,我接到这个消息时简直吓傻了。我火速把妈妈送进上海最好的专科肝胆医院,医生说要立即进行手术,否则性命不保。
手术做了六个多小时,妈妈被切掉了大半边已经硬化的肝。当医生说病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也不能排除有严重术后并发症的可能,并给我们看那白盘子中切出的硬化肝时,在我印象中从未流过泪水的坚强的爸爸突然泪如泉涌,他跌跌撞撞地跑进隔离病室,在脸上、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的妈妈的床前跪下,用手颤抖地、久久地抚着妈妈的额头和头发,轻轻喊着妈妈的名字,紧紧握住妈妈的手贴在他的脸上。
       许是上苍被爸爸感动了,妈妈术后状况良好。妈妈住院期间,爸爸赶着我们去工作,说有他照顾妈妈就行了。爸爸买了个小酒精炉,买了乌鱼、小仔鸡、小排骨等东西在,走廊里炖给妈妈吃,他说光在饭店买太贵,自己动手经济又营养。爸爸细心地用小勺喂妈妈喝鸡汤。看着平时有点马大哈的爸爸一勺一勺耐心地喂着妈妈,还用小毛巾擦拭妈妈嘴角溢出的汤水,妈妈一脸幸福的表情,我的眼眶温热而潮湿。
       爸爸退休来上海工作几个月后,天就渐凉了,我刚想给爸爸买几件秋衣,在老家的妈妈就托人把爸爸的秋冬衣服寄来了。
  我与爸爸虽然是父女,但我们也常像知心朋友一样谈心。我曾问爸爸,跟妈妈过这一辈子,有没有觉得遗憾。爸爸笑笑说:“要说一点遗憾没有,那是假的,文化和思想上的差距客观地存在在那里。但是也没有后悔过,你妈妈这个人脾气虽然急躁点,但是个好人,心地也善良。年轻到年老,也跟着我吃了大半辈子苦,虽谈不上志同道合,但一辈子在一起,就像身体的一部分了,分不开的。”
       人说生命是一场苦役,因为每个人,生来都是一张“苦”字脸。是的,仔细摸摸我们自己的脸,一横一竖,凑成一个多么方正的“苦”字。我们的一生,有太多的艰辛、太多的泪水、太多的苦涩伴随,幸好,还有一种叫作“情”的东西相伴。
  就像我的父母,他们之间,没有玫瑰花,没有巧克力,没有蜜语甜言,更没有情书缠绵、山盟海誓,然而他们之间有个“情”字。
  这个“情”字,无关风月,却血肉相连。这个“情”字,让辛酸、多舛的人生成为一场甜蜜的苦役。说
许久以来,我以为我的父母之间,没有爱情。
  爸爸是一名本科大学生。在爸爸那个年代,不说大学生,就是高中生也稀罕。
  妈妈一字不识。在妈妈那个年代,孩子多,肚子都填不饱,遑论女孩,就是男孩上学的都寥寥无几。
  然而,他们却令人不可思议地结婚了,并生了三个孩子,从20岁出头一直走到将近花甲之年的今天。这当然不是因为妈妈年轻时美丽无比或温柔至极,让爸爸不顾一切,而是爷爷的右派身份连累了他。因此,对于这桩婚姻,最初爸爸多少感到有点委屈和无奈。
  记忆里,他们经常吵架。妈妈是急性子,田地里农活儿没干完,地里庄稼长势不旺,小猪崽生病不吃食了……妈妈就会愁急得整夜睡不着觉。爸爸是慢性子,老家土话叫“憨性子”,遇事不急不慌,镇定自若,爸爸说这叫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妈妈说这叫老虎撵来了还要看看是公是母。
  我小时候他们几乎一到大年三十就得吵一架,起因其实不值一提。大年三十白天都得贴春联、贴门庆、贴年画,据说贴得越早越能给来年带来好运。急性子的妈妈总嫌慢性子的爸爸贴得太晚,过年事情本来就多,拔起萝卜带起泥,事情套事情,越数落越来气,越来气越数落,结果往往是鞭炮的硝烟味和吵架的火药味当了年夜饭的佐餐。
  爸爸在离家十多里的另一个乡的中学任教,去学校的路都是山路,一到下雨天就泥泞难行,深一脚浅一脚的黄泥巴。爸爸虽然是工作的人,但干起农活儿来也是好把式,犁田打耙,车水侍苗,样样能来。他对工作和学生很负责,又常带毕业班,因此教书、农活儿经常兼顾不了。但犁田打耙这种大农活儿,再能干的女人都做不了,因此到了春耕季节,爸爸常常是天不亮就下田去犁田。
  一次,天不亮,爸爸肩上扛着犁,牵着老水牛就准备下田了,妈妈在后面扛着耙,带着起早做的简单早饭。
  一个田犁好耙好,太阳也升起丈把高了,因为那天要进行毕业班摸底考试,所以爸爸吆喝好老水牛,脚也没洗饭也没吃就带着一脚泥匆匆往学校赶。妈妈追在后面喊:“把早饭吃了再走啊。”“来不及了!”爸爸边跑边答。
  爸爸转了一个山坳就不见影子了,妈妈继续在耙好的田里做些平整工作。看着田埂上爸爸没来得及吃的一搪瓷缸饭菜,想爸爸到了学校就要工作,再说过了食堂的早饭时间,那就要饿一上午啊,可别把身体饿坏了。
  想到这里,妈妈再也无心干活儿,让附近干活儿的乡亲照应一下田里,就揣着搪瓷缸往爸爸的学校赶。
  妈妈年轻时身体非常壮实,再加上性格要强,干活儿吃苦耐劳,人称“铁人”。后来年岁大了,终归岁月不饶人,渐渐也生病了。妈妈做姑娘的时候就有胆道蛔虫这个病,痛起来恨不能钻天入地,但那时医疗条件实在太差,一直治不了。奇怪的是结婚之后许多年没有犯病。后来年纪大了,旧病复发,并且连累到了肝,导致肝脏部分硬化。
  妈妈一直采取保守治疗,想肝那么重要的部位,能不动手术最好不动。2003年妈妈突然病重,老家医院的医生已经束手无策,下了病危通知书,我接到这个消息时简直吓傻了。我火速把妈妈送进上海最好的专科肝胆医院,医生说要立即进行手术,否则性命不保。
手术做了六个多小时,妈妈被切掉了大半边已经硬化的肝。当医生说病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也不能排除有严重术后并发症的可能,并给我们看那白盘子中切出的硬化肝时,在我印象中从未流过泪水的坚强的爸爸突然泪如泉涌,他跌跌撞撞地跑进隔离病室,在脸上、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的妈妈的床前跪下,用手颤抖地、久久地抚着妈妈的额头和头发,轻轻喊着妈妈的名字,紧紧握住妈妈的手贴在他的脸上。
       许是上苍被爸爸感动了,妈妈术后状况良好。妈妈住院期间,爸爸赶着我们去工作,说有他照顾妈妈就行了。爸爸买了个小酒精炉,买了乌鱼、小仔鸡、小排骨等东西在,走廊里炖给妈妈吃,他说光在饭店买太贵,自己动手经济又营养。爸爸细心地用小勺喂妈妈喝鸡汤。看着平时有点马大哈的爸爸一勺一勺耐心地喂着妈妈,还用小毛巾擦拭妈妈嘴角溢出的汤水,妈妈一脸幸福的表情,我的眼眶温热而潮湿。
       爸爸退休来上海工作几个月后,天就渐凉了,我刚想给爸爸买几件秋衣,在老家的妈妈就托人把爸爸的秋冬衣服寄来了。
  我与爸爸虽然是父女,但我们也常像知心朋友一样谈心。我曾问爸爸,跟妈妈过这一辈子,有没有觉得遗憾。爸爸笑笑说:“要说一点遗憾没有,那是假的,文化和思想上的差距客观地存在在那里。但是也没有后悔过,你妈妈这个人脾气虽然急躁点,但是个好人,心地也善良。年轻到年老,也跟着我吃了大半辈子苦,虽谈不上志同道合,但一辈子在一起,就像身体的一部分了,分不开的。”
       人说生命是一场苦役,因为每个人,生来都是一张“苦”字脸。是的,仔细摸摸我们自己的脸,一横一竖,凑成一个多么方正的“苦”字。我们的一生,有太多的艰辛、太多的泪水、太多的苦涩伴随,幸好,还有一种叫作“情”的东西相伴。
  就像我的父母,他们之间,没有玫瑰花,没有巧克力,没有蜜语甜言,更没有情书缠绵、山盟海誓,然而他们之间有个“情”字。
  这个“情”字,无关风月,却血肉相连。这个“情”字,让辛酸、多舛的人生成为一场甜蜜的苦役。说
         
办公室:(0551)63533801  发行科:(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