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 我的订单 | 会员中心 | 帮助中心 | 留言咨询 | 收藏本站
您可以使用空格分隔多个关键词,例如“古文观止鉴赏 下卷”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图书分类 全部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文化教育
音乐图书

黄渤海恋

  • 作  者: 许毅
  • 编  辑:
  • 丛 书 名:
  • 出 版 社: 安徽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39658810
  • 出版时间: 2017年3月16日
  • 版  次: 1
  • 装  帧: 平装
  • 开  本: 16
  • 所属分类: 图书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 印刷时间:
    自 编 码:
    印  次:1
  • 定  价:¥46
  • 会 员 价:¥36.8(80折)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发生在1945年至1955年苏军驻扎在旅顺口十年间的故事。故事主人公程鲁民在苏联伏龙芝军校学习时,和一位苏军女军官尼娜相识、相知、相恋。后来,尼娜一家随身为苏军高官的父亲来到旅顺口,与生死离别的陈鲁民再次相遇。巧合的是,尼娜一家人住进了程家大院,与当年生死离别的程鲁民再次相遇。然而,两个有情人并未因距离的拉近而幸福地走到一起,两人的情感因为风云变幻的时局而变化直至升华。故事中所涉及的人物较多,形象突出,人物鲜活;故事情节紧凑、曲折、有看点。
【编辑推荐】
一段特殊年代的爱情故事,让人读来有一种凄美之感的同时,还有一种心灵震撼的感受
【作者简介】
许毅,60后,生于辽宁省丹东市东沟县(现东港市),曾为军人,现为公务员。喜欢与文字打交道,有相当一些文学作品见诸报刊,2004年结集出版中篇小说集《举报人》。近十多年,用全部心血创作此部长篇小说。
【试读插图】

引子

黄渤海界浪成垄,黄海蓝染渤海头。

铁舰行止观一塔,军港疏堵系双寇。

弹丸寸地名传世,转瞬十年情与仇。

百结忧肠脚步迟,遍寻方知藏书楼。

 

这首姑且称为诗的文字与一个亲耳听来的故事有关。这个故事一直困惑我二十多年,如今五十岁的年纪,竟然有数十年被那故事时常勾扰,经常挫磨。我像衣缝里缝进一根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扎了一下;我像罩着一件粘满板栗壳的马甲,动与不动都如芒在背。

我只能把故事写出来。写,是自我救赎。这二十多年,我像写一份永远也过不了关的检查,又像写一件暗无天日的诉讼状子,不知为什么写而写,不知写有何用而写。我用了十年的时间像酿蜜,更像倒苦水,把一个个字吐在了纸上,又一个个捡进了电脑里。

每天晚上,我的大脑像一架老式的放映机,总在习惯性地倒“片子”。片子倒至二十多年前,那是1991年的夏天。当时,我们奉命执行中苏两国边界的联合勘界任务。我所在的中队临时驻地为黑龙江省黑河市,江对岸便是苏联远东大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

那个年代出国人员不像现在这样多,身为军人能跨出国门更是少之又少。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我觉得一切都挺新奇,脚没沾地去了黑龙江江边的苏军军营,后又去了我的苏军搭档维克多的家。

维克多住在郊区,拱形的走廊让我想起了早年看过黑白影片中的穹顶廊柱。维克多来不及寒暄,搀扶着一位苏联老夫人走向我们。让我亲切和诧异的是,苏联老太太一出口便不同凡响,她竟说一口标准的中国大连话。她临时充当起两国军人的翻译:“维克多是我的侄子,他说你们来自中国。”我说:“没错,阿姨,我们是中国军人。”她问:“那你,一定知道旅顺口?” “旅顺口常去。离我们驻地四十多公里远吧。”老太太突然嘴角哆嗦起来:“天哪,我曾在旅顺口住过整整十年。”她放声地痛哭起来……她侄子维克多用俄语劝说,而我用汉语劝说,我们共同白费了两国许多唾沫却没有一点效果,老太太悲悲戚戚的哭声在俄罗斯的高大建筑里响起了空旷的回音。

苏联老太太叫柳波芙·鲍里斯耶夫娜·伊万诺娃,她的姐姐尼娜与中国人程鲁民曾相识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1945年8月,苏联红军与中国人民一道打败了日本鬼子,柳波芙及家人在旅顺口度过了十年时光。

 姐姐尼娜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身患重病,生命弥留之际把远在基辅的柳波芙叫到布拉戈维申斯克市,要柳波芙一定替她找到昔日的恋人程鲁民。

随着柳波芙故事的层层展开,她把我带进了那个原本不熟悉的年代,我仿佛觉得自己也身临其境…… 在布市逗留的日子短暂而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那年的8月下旬。苏联国内局势骤然突变,我们早已习惯称谓的“苏联”变成了“前苏联”,而原先中苏两国联合勘界工作,中国只需要面对着一个国家,现在却一下子变成了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个主权国家。好在四国均承认中苏边界勘测的前期工作,使得边界谈判得以继续进行,而我也有充裕的时间把柳波芙的故事完整地接续下去。

结束勘测回国后的一个周日,我乘车去了旅顺口,那个叫太阳沟的地方曾是苏军司令部所在地,柳波芙就是在这里居住了十年。按照她所描述的方位,我用一上午的时间才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那座“富丽堂皇”的程家大院和曾被苏军官兵当作跳舞厅的藏书楼,昔日雕梁画栋的藏书楼变成了一座虫嗑鼠咬的仓库……我把以上的故事整理出来,又补充了大量的一手资料,终于可以给苏联老太太一个交代了,却得知柳波芙不幸去世。最初的手稿已蒙上了尘埃,而这些似乎都与她无关了,我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意义,但我却从未想过放弃,我要给柳波芙一个完整的答案,哪怕她在天堂里听。

我清楚地记着柳波芙的回忆是从姐姐尼娜开始的,这一点无可厚非。柳波芙和姐姐尼娜经历的许多年许多事必定得有一个开头、一个节点、一个看似不经意却是历史必然的起因。柳波芙最先从尼娜身体某个部位的某个特殊状况讲起,似乎是即将纷至沓来的一个个重大历史事件,始于一个足以让我面红耳赤的特殊的生理现象……

         
办公室:(0551)63533801  发行科:(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