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 我的订单 | 会员中心 | 帮助中心 | 留言咨询 | 收藏本站
您可以使用空格分隔多个关键词,例如“古文观止鉴赏 下卷”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图书分类 全部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文化教育
音乐图书

一辣解千愁

  • 作  者: 姚鄂梅
  • 编  辑: 刘姗姗 周丽
  • 丛 书 名:
  • 出 版 社: 安徽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39659282
  • 出版时间: 2018年1月15日
  • 版  次: 1
  • 装  帧: 平装
  • 开  本: 32
  • 所属分类: 图书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 印刷时间:
    自 编 码:
    印  次:1
  • 定  价:¥28
  • 会 员 价:¥22.4(80折)

【内容简介】
《一辣解千愁》共收录了三个中篇:《红颜》《一辣解千愁》《辛丽华同学》,两个短篇:《止痛令》《十八岁那年,你过得怎样?》。作者以犀利的笔触洞察人情,塑造了各式各样的人物形象。有《红颜》中为机关算尽的银行职员和一片痴心的保安;有《一辣解千愁》中费尽心机遮掩生活复杂本相的杨采玉;有《辛丽华同学》中永远不明白社会“规则”的辛丽华……作者笔下的人物,都有自己隐秘的心理世界,也都在自己的“泥沼”中苦苦挣扎。小说文笔老道,文风成熟,对现实生活有反映,有思考,也有批判。能够给予读者巨大的回味空间。
【编辑推荐】
本书收录了女性作家姚鄂梅具有代表性的三部中篇小说和两部短篇小说,作品具有较为鲜明的特色,首先内容真实可触,反映的都是现实生活,作者从平凡人物的平凡生活入手,描述生活的不易,也展示了普通人在追逐梦想中的挣扎。其次情感细腻,作者以女性特有的敏锐和直觉,以及对生活的独特思考和判断,细致入微地描绘了小说中人物的心理、情感的波动和起伏,具有较强的感染力。
【作者简介】
姚鄂梅,著有长篇小说《像天一样高》《白话雾落》《真相》《一面是金,一面是铜》《西门坡》,中篇小说集《摘豆记》。作品多次列入各类小说排行榜,曾获《人民文学》奖、《中篇小说选刊》优秀小说奖等奖项。
【章节目录】
中篇小说 红 颜 一辣解千愁 辛丽华同学 短篇小说  止痛令 十八岁那年,你过得怎样
【试读插图】

一辣解千愁

两年前的一个下午,父亲给我打来电话。

平啊,跟你说件事,我要结婚了。

我当时正端着一杯茶,手一抖,茶水洒了我一身。想象一下吧,安装心脏支架不到一年、公费医疗卡必须跟门钥匙串在一起以便随时启用的老头,居然说他要结婚了。我一边想象他兴奋得皱纹满脸乱跳的表情,一边尽量平淡地问他对方是什么人。

簸箕湾的人,现在跟儿子住在宜都。人很善良,很会做菜。我这个年纪,只图这些,别的都不管了。

这个别的都不管,明显隐藏着诸多不如意,比如对方既然来自簸箕湾,肯定是个农妇,说不定还是文盲,说不定还很穷,说不定……与此同时,我眼前闪过一双老谋深算的女人的眼睛,肯定不会太老,太老就不必营谋,也不会营谋了,我只是不明白,一个退休多年大半积蓄都扔进了医院的中学老师有什么值得营谋的?难道图我这个继女将来依法给她养老?那可不一定。

你们怎么认得的?我不相信他这种情况身边还活跃着媒人。

我返聘那几年,跟他儿子在一个教研组,他儿子见我一个人,时不时叫他妈过来帮我烧烧饭,就这么认识了。我们不准备办婚礼,就拿个证,一家人一起吃个饭。下个月二十号,你们回来吗?

原来儿子才是营谋者。来不及考虑回不回去的问题,我打断他:证已经拿了吗?其实,现在很多老年人结婚,都不拿证,住在一起互相照顾就行了。

那不行,名正言顺,以后才好相处。 

谁跟谁相处?难道那女人要拖着一大群儿孙进驻我们家?过年过节我要跟这些陌生人互相串门?我猜肯定已经有人揭开了我床上的防尘床罩,铺上了陌生的床单,墙上母亲的遗像肯定也藏到了某个角落。好吧,不管怎么说,他有这个权利,如果我大喊大叫,惹出他心脏支架内的血栓怎么办?

放下电话,立即打给姐姐。姐姐一上来就嗤地一声冷笑:荒唐吧?!他就没干过一件好事。看来父亲第一个报喜电话并不是打给我的。

没过几天,父亲又打来电话:证已经拿到手了,没想到现在拿证又快又便宜,连办证带照相,只要十一块钱,半个小时不到就全办好了。他兴致勃勃地讲着办证经过,我清了下嗓子,骑在他的声音上说:如果我七十一岁,我绝不……我不是反对你,所以我特意等你拿了证才说。

我知道……你们不同……我太寂寞了。他的声音马上打蔫儿了。

好吧,他又赢了,尽管他每天早上都去滨江公园打太极,上午在广场上用条帚蘸水教人写字,下午去宜红茶馆喝茶,喝完茶又被老头老太叫去打麻将,尽管他把时间填得满满的,但谁又有权否定别人的寂寞呢?

那个月二十号,我没有回去,并非抽不出时间,而是我实在想不出我该挂出什么样的表情去参加他的婚礼,因为我正在办离婚。我运气真不好,竟无意中撞见了丈夫跟另一个女人的秘密,这事没什么可说的,我的原则就是这样,你在外面有点事无所谓,但你不要让我知道,一旦知道了,绝无回转余地,否则只怕会闹出人命来,我当然不想出人命,从孩子出世那一刻起,我比谁都想活到一百岁。烦人的是他不想离婚,他居然说他错了。他真蠢,我宁可看到他在两个女人间难以抉择,也不要看到他不由分说就宣布自己错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在父亲结婚当天,找了个地方独自为他喝了两杯,我想我还不如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他到这个程度还有热气腾腾的爱情送上门来,我呢,还不到四十,刚刚挥别了十多年的跌跌撞撞,自以为终于找到了可以栖息一生的树枝,坐下来繁衍生息……这打击足以令我后半生再也站不起来,就算勉强站起来也是个内伤严重的残障人士了。

我把自己喝到微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已经打了一小笔钱到他卡上,算是我的贺礼。

哎呀,没必要给我打钱,你留着自己花呀,你用钱的地方比我多得多。父亲语调雄浑,一听就是喝过酒的。

受到父亲的感染,我借着酒劲说:贺礼还是要送的,不过我有话要说,搞好避孕,我不想再有弟妹了。

父亲在那边嘿嘿直笑:那是那是,听你的。

咦?你不能这么说吧?你应该说,那怎么可能呢?绝对不可能嘛,你应该这样说,我才高兴。

父亲一个劲地笑,笑完了长叹一口气:平啊,这个心脏支架把我装清醒了,我的人生,早就结束了,现在的人生,其实是那个心脏支架的人生,既然是这么个破人,就让我随便怎么处理了吧,反正也没人稀罕它了。

这时他才告诉我,姐姐也没回去,因为她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这是应该的,工作为重。对你们来说,我已经没用了,是负担是垃圾了,我这么做,就是自动排污,给你们减轻心理负担。我只有一个愿望,等我死了,把我和你母亲的骨灰放在一起。

一番冲动的对话过后,我们说到了那边的细节,既然来自簸箕湾的女人是跟做老师的儿子住在一起的,儿子一家三口当然要参加婚礼,当天,那女人一家四口,加上父亲一共五个人在饭店里吃了顿饭,然后各回各家。我擦擦眼泪,擤了把鼻涕说:我怎么感觉你被他们绑架了呢?

父亲就笑:怎么是绑架呢?他们都已经叫我爸爸、叫我爷爷了。

我叫起来:不行,你是小本的姥爷。

小本是我儿子。

说起小本,你告诉小本他爸爸了吗?他怎么看?

停了片刻,我决定告诉他真相。

父亲在那边半晌没吱声,等我要挂了,他才说:平啊,你听我说,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不配娶我的女儿,老天爷这是在帮你淘汰他。

大约是婚后第二个月,我收到父亲一个包裹,里面是几包咸菜,包装严实而漂亮,经过长途跋涉仍然样貌不改。内容也不错,居然有我最喜欢的酢辣椒,这可是宜都人世世代代吃不厌的好东西,一年做一次,做法都一样,但做出来的东西却是一家一个味。当即尝了尝,味道相当不错,只是辣得让人跳脚,一口下去,鼻头冒汗,浑身发热,不得不狗似的伸出舌头来。偏偏越是辣,越是丢不开,胃口开得比饿口还大。好不容易止住辣了,一个大不敬的念头冒了出来:似乎比当年母亲做的还要好吃呢。

不管怎么说,得打个电话回去致谢。我在电话里冲父亲嚷嚷:她的酢辣椒是用什么鬼辣椒做的?她想把人辣死吗?辣也就罢了,还那么香,又香又辣,存心不让人活了!你告诉她,我已经两天没吃别的菜,光吃她那个鬼酢辣椒了。我听见父亲在那边嘿嘿直笑。

的确有点夸张。我这样想,既然父亲已经落到了她手里,不如哄哄她,至少对父亲有利。

 

 

  

父亲的第二次婚姻只持续了一年多。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不行了时,我还以为是他的婚姻出了问题,不等细问,他又说:早知如此,就不装那个支架了,那么贵,本都回不过来。

父亲是在医院里给我打电话的,支架里也出了血栓。没想到这么快。

他倒看得开:我今年七十三,大关口,该去了。

我把小本暂时托付给他爸爸,一个人往回赶,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医院,一个五十多岁模样忠厚的女人站在医院门口冲我笑:我是你后妈。她的嘴唇生得不错,略厚,饱满,笑起来时,依然有曲线和轮廓。在我的经验里,长着这种嘴唇的女人,年轻的时候是最具青春美又最浑然不知的。

我奇怪她怎么知道是我,她说她看过照片。你比照片上好看。她说着,一双眼睛在我脸上来回扫。

她很知趣,我一进病房,她就闪了出去,把时间留给我和父亲。

这回真的完了,昨天来了一个小孩,都不敢靠近我,孩子的直觉最准了。

放心吧,你能挺过来的,关口又不止一个,还有八十四呢。

父亲惨然一笑。

         
办公室:(0551)63533801  发行科:(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