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 我的订单 | 会员中心 | 帮助中心 | 留言咨询 | 收藏本站
您可以使用空格分隔多个关键词,例如“古文观止鉴赏 下卷”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图书分类 全部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文化教育
音乐图书

有一种遇见在岭南

  • 作  者: 陈华清
  • 编  辑: 李芳 姚衎
  • 丛 书 名:
  • 出 版 社: 安徽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39660011
  • 出版时间: 2018年4月15日
  • 版  次: 1
  • 装  帧: 平装
  • 开  本: 16
  • 所属分类: 图书 > 中国文学 > 当代文学
  • 印刷时间:
    自 编 码:
    印  次:1
  • 定  价:¥56
  • 会 员 价:¥44.8(80折)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知名女作家诗意行走岭南的散文集,也是当代第一本写岭南五省(区)的旅行文化散文集。这本书中,不仅描绘了岭南的自然风光,还从人文历史的角度挖掘了岭南文化。这本书的特点是以心灵的真诚打动读者,让岭南的山水和人物闪耀着迷人的光亮。粤海逐梦、广西追寻、椰岛思念、港澳铭心,写得情真意切,细腻到位。这里有深厚文化的浸润、特殊美感的发现、真挚情感的酝酿以及多彩神思的飞扬。作者披襟剖心,真诚叙说,把个性、志趣、涵养、学识等融于字里行间,使得整部作品充满了人情味。
【编辑推荐】
知名女作家陈华清十年走访岭南,深知岭南文化的多元、开放、包容和海洋性特质。她常抱好奇之心,在自己的心中叩问,然后通过历史与现实的交错,想象与实景的融合,详尽、灵动的叙述与动人的抒情的相随,回答了所有的叩问。作品以灵魂漫游追寻奇异光景和内在美的感觉并加以生动的再现,引起读者心灵的感悟。
【作者简介】
陈华清,全国十佳教师作家、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教师继续教育学会专家库成员、广东省湛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她是个行者。她崇尚“在文字中行走,于山水间阅读”,以“走读大地,丰富人生”为座右铭。她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也领略了异国风情。
她是个作者。她喜欢用镜头定格瞬间,也喜欢用文字记录旅行中的心动。她的旅行散文散见于《人民日报》《散文选刊》《散文百家》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在全国性的文学大赛中多次获奖。旅行文化散文集《有一种生活叫“江南”》广受好评,在当当网、京东网“热卖”,被评为“人气好书”。
她还写小说,写童话等,已出版《海边的珊瑚屋》《走出“孤岛”》《爱到卑微处,才是看清自己时》等九部文学作品。
【章节目录】
序言:心灵体验的精彩(洪三泰) /  001

广东:涛声椰风逐梦来
中国大陆最南端:珊瑚因你而美丽 / 003
大汉三墩:风过“海上丝路”始发港 / 017
南三岛:涛声阵阵 / 025
硇洲岛:半是海味半是古韵 / 033
东海岛:大海的“咸软糖” / 048
特呈岛:雨飘山色特呈来 / 054
乌石:不仅有中国最美的海上日落 / 061
吉兆湾:赶海泳月光 / 069
珊瑚屋:渔家村寨最美的“花” / 077
中国大陆南极村:珊瑚之恋 / 083
遂溪:踏访苏东坡的足迹 / 088
状元村:林召棠故里行 / 101
白鹭:坡正湾的诗行 / 105
雷州:西湖谁人不动情 / 109
岭南名郡:天下不敢小惠州 / 116
云浮:绘在石上的画 / 126
中国砚都:肇庆的硬度 / 129
深圳:与“鹏”结缘 / 134
东莞:梵音道风观音山 / 138
广州:风雨百年大元帅府 / 146
吴川:春满蛤岭 / 150
徐闻:从剑麻的海到木兰园 / 154
阳春:与崆峒岩和春都有个约会 / 160
新会:人间毕竟有天堂 / 166
孔子文化城:水润遂溪 / 173

广西:千万里把你追寻
桂林:鸬影桨声漓江晨 / 179
海洋乡:千万里也要把你追寻 / 183
德保:红遍我心扉的你 / 186
中越边境:倘徉“五百里画廊” / 190
大新:归来之美 / 198
硕龙:走近边陲小镇 / 206
骑楼城:一城文化盛宴 / 211
容县:探访贵妃故里 / 217
都峤山:寻访娑婆岩 / 226
古龙山大峡谷:漂流溶洞暗河 / 235
靖西:魅力鹅泉 / 240
东兴:多元的 “国门城市” / 245

海南:天涯海角想着你
玉带滩:独一无二的美 / 257
亚龙湾:除却亚龙不是湾 / 260
三亚:在天涯海角想着你 / 265
海口:热辣的佤山风情 / 270

港澳:直抵心底的刺激
马湾海峡:车过青马大桥 / 275
迪士尼乐园:不只是欢乐 / 278
海洋公园:直抵心底的刺激 / 287
维多利亚港:幻彩咏香江 / 293
香港:时尚与传统并肩 / 298
澳门:让我抚摸你的沧桑 / 302
威尼斯水城:扑面的意大利风情 / 310

后记 / 313
【试读插图】

珊瑚屋:渔家村寨最美的“花”

 

珊瑚屋,是美丽的珊瑚开在渔家村寨的“花”。

我深深迷恋这种古老而独特的奇葩建筑,在北部湾沿海寻找“花”的身影。徐闻县的金土村、放坡村、新地、包仔、水尾等地,依稀可见珊瑚的“绽放”。

多年前,我曾潜水海底,见到活体珊瑚在我身边花枝招展。我轻轻捧起一丛珊瑚,漂亮的“珊瑚公主”在我掌心芬芳成诗。美是有穿透力的,我穿越时空,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海水挤压胸膛造成的呼吸困难。

有生就有死。珊瑚再美艳,也逃不过自然规律。它死后化为珊瑚石,美丽如初。千年的冲刷,万年的抛磨,经得起大海考验的珊瑚石变得坚固无比,而脆弱者则变成粉末,消失在时光深处,无缘再现它的风采。

渔民要建房屋,没钱买建筑材料,于是就地取材,把珊瑚石从海边运回来,削切平整,建房子,砌围墙,甚至铺路。

当地人把珊瑚石叫作“海石花”。海石花有大有小,五颜六色,最多的是白色。用来砌房屋的珊瑚石形状各异,有正方形,长方形,还有如花的模样。最常见的是当地人称为狗骨沙石小树丛式的硬体珊瑚石。珊瑚石姿态万千,有的似一节节的莲藕,有的则像风吹拂留下的波纹,有的恍如盛开的菊花。用来砌屋墙、墙角、围墙的珊瑚石各不相同,砌屋墙的多是竹筒那样的珊瑚石,砌墙角的珊瑚石有半个门板大。

砌珊瑚石的方式也不同。有的珊瑚石如牛骨筒般一条一条地堆放在一起;有的条条加方块形珊瑚石结合;有的是四方形的珊瑚石,一块块地叠放在一起。每种造型都是一幅画,都很有美感。渔民没有学过建筑学,不懂什么美学理论,但他们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生存智慧,因地制宜,创造了独具风格的建筑艺术,把珊瑚屋砌成了叫人惊艳的奇葩。

走在有珊瑚屋的渔村,我一路欣赏一路惊叹。

在金土村,我见到一种很独特的现象:一棵棵树“种”在围墙里。围墙是用大块的珊瑚礁石一块块砌起来,树是雷州半岛常见的鹊肾树。当地人叫这种树为英公岸树。

英公岸树搂着珊瑚墙,珊瑚墙拥着英公岸树。树中有墙,墙中有树,似是水乳交融的情人。英公岸树苍翠挺拔,枝枝丫丫伸出围墙,繁茂如盖。珊瑚墙墙体斑斑驳驳。珊瑚石间招摇着绿色的苔藓,像在珊瑚墙中披着绿蓑衣,又似美女婷婷立于白色的珊瑚石中。风吹来,苔藓牵着风的衣裳翩翩起舞。

是先有英公岸树,还是先有珊瑚墙呢?

我问珊瑚屋的主人。他90多岁了,在珊瑚屋住了大半辈子。老人告诉我们,他家的珊瑚屋和珊瑚墙是他爸爸建的,那时他还小。他记得爸爸和爷爷,在建珊瑚屋前,隔几米远就在屋前的空地上种下一棵英公岸树。爸爸告诉他,等树长大了,就在这里建房子。英公岸树就在他的期盼中一天天长大。长到有碗口那么粗的时候,他们就运回一车车的珊瑚礁石,在树和树之间砌墙。

粗大的英公岸树,其坚固和凝聚力,堪比现代建筑中的钢筋混凝土。在漫漫长河中,珊瑚墙和英公岸树栉风沐雨,相依相偎,共同抵抗岁月的风风雨雨,站成一道百年风景。

放坡村与金土村相邻,跟金土村一样,也是长寿之乡。据说,这是当年苏东坡曾经过的渔村。村前那条停泊在海里的船,很破旧了。它似乎告诉我们,这个渔村三面环海,村民的一切都与海有关。走进村子看看,你会听到海的声音,感受到海的呼吸。

我来过徐闻很多次了,这次和我一起来放坡村的,是我大学时的几个同学———小强、舜华、文艳。小强是徐闻本地人,熟悉这里的一切,开车带我们一路追寻珊瑚屋的踪影。

车子沿着一条水泥路开进放坡村,路两旁都是现代风格的小楼。现在,村民基本上都是用钢筋水泥建成一幢幢小洋楼,不再用珊瑚石了。

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怡然自得地坐在树下纳凉、聊天。靠海过上比较富足日子的放坡村人,令人羡慕、欣慰。可是,珊瑚屋仍不见踪影,我不禁有些失落。

徐闻的珊瑚屋一般都有百年左右的历史。在不少村落里,古老的珊瑚屋倒塌在无声滑过的岁月里,倒塌在人们不强的保护意识中。我真担心放坡村的珊瑚屋命运也是如此。

走到村西,珊瑚屋闪进我的眼里。我一阵惊喜。

小强带我们走进一户人家。院子很大,里面种着几棵龙眼树、波罗蜜树和杨桃树,几张网床挂在树与树之间。“叽叽叽”,一只母鸡带着几只小鸡在院子里奔跑、觅食。几间平房一字排开,院子的三面围墙,跟房子一样,全是用珊瑚石砌的。屋顶用雷州半岛常见的茅草铺盖。屋墙上挂着竹编的斗笠、簸箕、篮子等。

珊瑚石与珊瑚石之间,有的有白色的东西粘起来;有的没有,就是珊瑚石自然叠放在一起。粘连珊瑚石的白色东西是什么呢?雷州半岛是多雷多台风地区,常年刮台风,下暴雨,这些看起来轻巧又多孔的珊瑚石,能抵抗得住狂风暴雨吗?

村民告诉我们,珊瑚石有石灰的特点,砌墙不需要黏合剂,水一淋就自动黏结,而且很坚固,非常神奇。所以,珊瑚石一点也不怕风吹,不怕雨淋。另外,珊瑚屋透气性好,夏天凉爽,冬天暖和,对人的身体有利。在徐闻,长寿老人不少,这可能跟他们住珊瑚屋有关。

砌珊瑚屋的珊瑚石看起来干巴巴的,毫无光泽,像失去水分的“干花”。我寻思,如果有水的滋润,珊瑚石还会顾盼生辉吗?珊瑚石是否记得,在海底世界,在活着的时光,它们曾经千娇百媚吗?

院子里有一口井。小强从井里打了一盆水,一手托着水盆,一手用水瓢泼向珊瑚墙。继而,他又打了一盆水,直接洒向珊瑚墙。得到水的滋润的“海石花”,马上变得鲜亮、有光泽了,像一朵朵花开在人间。这是朴实之花,是给过贫穷渔民“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希望之花。

我抚摸着珊瑚屋,如同抚摸花朵。这些珊瑚曾经躺在大海的怀抱里,触摸海洋之心,鲜活地招摇,跟可爱的鱼、虾、蟹在水中嬉闹,与水母、海草们缠绵,无忧无虑。因滋润而饱满的珊瑚石让我确信,珊瑚不死,它的生命已化为另一种形态,延续着千年传奇。

当年用珊瑚石建房屋的村庄,现在基本上都在用水泥钢筋建小洋楼,没有人再从海边运珊瑚石回来砌房子了。这是珊瑚石的幸运,还是不幸?很多珊瑚建筑被弃置,破落长草,寂寞如风。依然住在珊瑚屋的,多是对珊瑚屋感情深厚的老人,或是无钱盖房子的人家。珊瑚屋似乎成了古老而贫穷的象征。它像一个老人,在繁华落尽之后,在海边默默守着一丝清辉,诉说往日的眷恋。

珊瑚屋是建筑奇葩,有独特的价值。人们不应遗忘它,而应好好保护这笔独特的遗产,让其增值,让后人有机会欣赏到这朵开在海边的“花”。

         
办公室:(0551)63533801  发行科:(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