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 我的订单 | 会员中心 | 帮助中心 | 留言咨询 | 收藏本站
您可以使用空格分隔多个关键词,例如“古文观止鉴赏 下卷”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教育 > 文化教育
图书分类 全部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文化教育
音乐图书

季羡林的学生时代

  • 作  者: 胡光利
  • 编  辑: 李芳 姚衎
  • 丛 书 名:
  • 出 版 社: 安徽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39660219
  • 出版时间: 2017年7月1日
  • 版  次: 1
  • 装  帧: 半精装
  • 开  本: 16
  • 所属分类: 图书 > 文化教育 > 文化教育
  • 印刷时间:
    自 编 码:
    印  次:1
  • 定  价:¥58.8
  • 会 员 价:¥47.04(80折)

【内容简介】
本书采取纪实手法,以朴实流畅的语言、巧妙的构思和生动的故事情节,叙事与抒情相结合,全面真实地描述了季羡林先生青少年时代的社会历史背景、求学经历、思想变化过程等,不仅向读者展示了一个热爱读书、追求真理、刻苦治学的优秀青年形象,还向读者展示了大师级人物年少时不为人知的坎坷历程与成长心路,对于激励和启迪21世纪青少年,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加强思想道德修养,树立正确的人生理想和爱国主义精神,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编辑推荐】
从一个少无大志,6岁便与父母分离过着寄人篱下生活的顽童,成长为融通古今、学贯中西、兼备华梵的一代宗师,这其中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与精彩片段令人动容、为之慨叹。
【作者简介】
1969年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毕业,1973年、1976年于北大进修英语、印地语,1980年于北大南亚研究所进修梵语,1993—1994年于印度尼赫鲁大学印度斯坦语言中心做高级访问学者。1996年被评聘为研究员、正教授。曾任中国世界古代史学会会员、中国南亚学会理事、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辽宁省传记文学学会理事、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辽宁省翻译家协会理事等。曾荣获辽宁省第八届社会科学成果奖(2002年)、辽宁省第二届文学翻译奖(2002年)、辽宁省第六届传记文学奖(2009年)。译有《政事论》(梵译汉)、《毗湿奴往世书》(梵译汉)、《摩奴法典》(梵译汉),编有《南亚大辞典•印度古代史》(编委,词条撰稿人)、《季羡林文丛》(编者之一)、《此情犹思——季羡林回忆文集》(主编之一)、《季羡林精选文集》(编者之一)、《季羡林漫谈教书治学》(编者之一)、《季羡林解读传统文化》(编者之一)、《季羡林眼中的老先生》(编者之一)等。
【试读插图】

季羡林每天从家里到学校,再从学校到家,两点一线,过着十分单调的日子。乡音是那样可亲而可爱,但在高大的灰色的砖墙内,他只能听到闹嚷嚷的车马的喧嚣声,哪里像故乡清脆悦耳的牛羊的嘶鸣声呢?乡景又是那样美丽而令人向往,但在鳞次栉比的楼房的间隙里,他也只能看见一线蓝天,几片云彩,哪里像故乡广阔湛蓝的天空呢?他看不到远远的笼罩着轻雾的树,看不到天边上飘动的水似的云烟,嗅不到泥土的芳香的气息,小小的心灵充满了凄凉和孤寂。他是大地的儿子,渴望着再回到大地的怀抱里去。对故乡的每一点儿记忆,都是那样甜蜜,那样珍贵。其中最使他不能忘怀的,是关于兔子的记忆。那时候,季羡林喜欢到邻居家院子里看兔子,那有着宝石似的红眼睛的兔子,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有一年秋天,叔父因公去望口山办事,临走时问侄儿想要什么,季羡林随口说道:“请您带几只兔子回来。”叔父从望口山回来的时候,伙计挑着一担东西,上面放着用蒲包装的特产肥桃,下面放着一个木笼子。季羡林正在猜测里面装些什么,仆人已经把它高高地举到他眼前——战栗似的颤动着的嘴,透亮的长长的耳朵,红亮的宝石似的眼睛……这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兔子吗?他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故乡,怎么能不欣喜若狂呢?

笼子里一共有三只兔子:一只大的,黑色,像母亲;两只小的,白色,像儿子。季羡林忘掉了美味的肥桃,只顾东跑西跑,忙着找白菜、豆芽,喂这几只可爱的兔子;接着,他又去张罗兔子的住处,最后把它们安顿在自己的床底下。

在官庄的时候,季羡林一看到邻居家的兔子,就羡慕得不得了,巴不得自己也有一只兔子。现在愿望实现了,而且居然有了三只兔子,就在床底下,近在咫尺,他简直就像做了一箭射中爱神的美梦。

兔子刚从笼子里放出来时,猫立刻就挤上来。兔子似乎很胆怯,伏在地上一动不动,耳朵紧贴在头上,嘴颤动得很厉害。季羡林急忙把猫赶走了,它们才慢慢地试着跑,一转眼,那只大兔子带着两只小兔子躲到花盆后面去了;再一转眼,它们又跑回到床底下。

有了兔子的第一个夜里,季羡林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愣是睡不着。他一边听着兔子在床底下嚼豆芽的声音,一边仿佛浮在云堆里。一夜过去,他已经记不起又做了什么梦了。

床底下凭空添了三个小生命,季羡林就像有了三个小伙伴儿,既给他带来了无限的乐趣,又给他带来了莫名的凄凉。

每当他坐在靠窗的桌子旁边读书时,兔子便偷偷地从床底下跑出来,没有一点儿声音。他屏住气息,从书页上看着它们——先是大兔子一探头,又缩回去;再一探头,跑出来了,一溜黑烟似的。接着,两只小兔子也跑出来了,它们白得像一团雪,眼睛红亮,比玛瑙还光莹。三只兔子走到从花盆里垂出的拂着地的草叶下面,嘴战栗似的颤动几下,停一停;走到书架旁边,嘴战栗似的颤动几下,停一停;走到小凳下面,嘴战栗似的颤动几下,停一停。忽然,季羡林觉得有软茸茸的东西靠上了自己的脚。他知道三只兔子正伏在他脚下,于是忍耐着不敢动。不知怎的,他腿忽然一抽,再看时,一溜黑烟,两溜白烟,兔子又藏到床底下去了。他伏下身子去看,在床下黑暗的角落里,只看见晶莹的宝石似的一对对眼睛。

猫常常在院子里走动,季羡林时时提防着,唯恐它袭击兔子。窗前有一棵海棠树,门关严了的时候,这棵海棠树就成了猫进屋的通道。自从有了兔子以后,在冷寂的秋夜里,季羡林有时蓦地惊醒——窗外风吹着落叶,窸窣地响,他疑心是猫从海棠树爬上了窗子;连绵的夜雨击着落叶,窸窣地响,他又疑心是猫爬上了窗子。他总是在静静地等着,但始终不见有猫进来。他又低头看看,兔子正在地上来回地跑着,在微明的灯光里,更像一溜溜的黑烟和白烟了,眼睛也更像红亮的宝石了。他正要蒙眬睡去,恍惚听到“喵”的一声,窗子上似乎破了一个洞,两只灯似的眼睛正在往屋里张望。

第二天早晨,季羡林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伏下身子去看兔子在不在。当他看见两只小兔子像两团白絮似的,依偎在大兔子身旁睡得正香,心里仿佛得到了一点儿安慰。过了一会儿,他回到靠窗的桌子旁读书,又看到它们在自己脚下来回地跑着,虽然没有任何声息,屋子里却仿佛充满了生气与欢腾似的,连周围的空气也仿佛变得甜美了。这三只兔子与季羡林混熟了,胆子也渐渐地壮起来,看见他也不再躲避了,一只小兔子还很温顺地让他抚摸,他竟然激动得流出了热泪。

如此颇有诗意的日子过了半个秋天。快要入冬的时候,在一个蓝天的早晨,季羡林又照例伏下身子,去看兔子在不在——奇怪,床底下空空的,仿佛少了什么东西似的。再仔细看看,只见两只小兔子默默地,互相依偎着睡。它们的母亲跑到哪里去了?

季羡林立刻慌了手脚,浑身渗出了冷汗。他想,这几天大兔子的胆子更大了,常常独自跑到天井里去,这次恐怕又跑到那里去了。但是,他把屋里屋外都找遍了,也不见它的影子,再回头看看那两只小兔子,仍然黙黙地,互相依偎着睡……

一种莫名的不安霎时袭上了季羡林的心头。他哭了,伤心地说:“我小小年纪就离开了家,无时不在想念自己的母亲,只有在睡梦中才能见到她,尽情地排遣心中的凄凉和孤寂。眼下,这两只小兔子难道也会像自己一样吗?”

本来,他还幻想着大兔子会跑回来的,蓦地给他一个惊喜,但是希望终于成了泡影。他更加爱这两只小兔子了。以前的爱是因为它们红亮的眼睛,雪絮似的绒毛;现在的爱却掺入了无尽的怜悯与同情。季羡林想用自己的爱来减轻它们失掉母亲的悲哀,这能办得到吗?两只小兔子渐渐地消瘦下去,在屋里跑着也不像以前那样轻快了,它们靠着季羡林脚的次数增多了。有时,他把它们抱在怀里,它们便驯服地伏着不动。当他看到它们踽踽地走开时,一种莫名的凄凉又马上袭上他的心头。

又过了两三天,季羡林忽然发现,屋子里跑着的只有一只小兔子了,另一只小兔子又到哪里去了?他又慌了手脚,在墙角、桌下,天井里低声唤着,只有落叶在脚下窣窣索索地响,仍然不见它的影子。

季羡林无精打采地回到屋里,看到仅剩下的那只小兔子好像也在默默地寻找着什么,再听听檐边呼啸的秋风,他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呜咽着说:“你在寻找母亲吗?你在寻找兄弟吗?怎么连一声叹息都没有呢?”

那只小兔子好像听懂了季羡林的话儿一样,马上跑到他身旁,宝石似的眼睛里仿佛也闪着晶莹的泪花。

夜里,季羡林又发现,在微明的灯光下,小兔子并没有在床底下沉睡,而是在屋子里来回慢慢地走动。季羡林马上将这只小兔子抱在怀里,抚摸着它那冰冷的身子,说:“在这冷硬的土地上,在这漫漫的秋夜里,难道你连排遣自己的凄凉和孤寂的梦都做不成吗?”

第二天早晨,天更蓝了,蓝得有点儿古怪,屋子里被照得通明。那只小兔子在眼前跑过时,季羡林看见它的洁白的绒毛上,仿佛有一点红,一闪一闪的;再看,就在它的透明红润的耳朵旁边,有一点血痕——只有一点,衬了雪白的毛,显得更红艳,像鸡血石上的斑。

这下子,季羡林真的心慌了!他听人说,兔子只要见血,无论多少都会死的。他心中不停地默念道:“这个没有母亲、没有兄弟的孤独的小生命,难道也要死去吗?老天爷也太不公平啦!”

季羡林又不相信这会是真的,然而,摆在他眼前的就是那一点红艳的血痕,怎么能否认呢?

季羡林把小兔子抱起来,它仿佛预感到有什么不幸即将降临到它身上,乖乖地伏在主人怀里不动,放下也不跑。

就在这天黄昏的微光里,当季羡林再伏下身去看床底下的时候,除了一堆白菜和豆芽以外,什么也看不到了。他又到处去找,但什么也没找到——意料中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悲哀沉重地压在心头儿,季羡林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这样也好。不然,小兔子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得不到一点儿温暖,它的悲惨的一生又该怎样度过呢?”

说完,他的眼泪并没有流出来,而是流到了肚子里。蓦地,他又想起了故乡,想起了母亲……

         
办公室:(0551)63533801  发行科:(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